行业新闻

突发!巨轮掐住世界航运咽喉;国际贸易的灾难?!

一艘巨轮在世界航运“咽喉”苏伊士运河搁浅,引发全球瞩目。

  

一、对国际贸易影响大不大?

优顶特研究院连线相关专家,专家认为:

 

第一,对于搁浅的Ever Given轮上有货的货主:影响较大。

一是延误。目前还不清楚该轮状况。最好的状况是船体无损,那么就能较快起航。但如果因为机械损伤无法继续远航,则需要把船上货柜转运。这个过程就需要较长时间了,短则数周,长则数月。船上如有冻柜(从航迹看,该船历经中国青岛、舟山、台北等港口,目的地是荷兰鹿特丹,因此很有可能装载中国出口的冷冻食品),则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。二是货损。虽然从现场照片看,船上货柜尚未损坏,但后续处置过程中,可能需要吊柜、转运;是否能完全避免货损,不能100%保证。

 

第二,对于其他货主:影响程度视苏伊士运河恢复速度而定。

一是直接造成苏伊士运河内以及附近的货轮滞留。二是若运河恢复较慢,将间接造成欧亚航线船期大面积延误。有种说法是“苏伊士恢复通航需要一个月”,如果真要一个月,将是世界航运“咽喉”承受不起之重,也将会影响整个国际航运版图。

 

改道好望角?

苏伊士运河通航之前,往来欧亚的传播必须绕道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。苏伊士通航之后,大大缩短了航线。这次苏伊士运河受阻,自然让人想到绕道好望角。

(通过苏伊士的绿色航线,比绕道好望角的橙色航线短了不少)

 

其实,在特殊时期,绕道好望角也是选项之一2020年4月,由于油价处于低位,同时苏伊士运河通行费较高,达飞等船公司从节省成本的角度,开始改变航线,绕道好望角。

 

当时,集装箱运输领域专家Lars Jensen表示,达飞选择的新航线,比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航线,长3000多海里。尽管航速有所提高,但船期还是增加了5天,相当于每艘船增加了20万美元的燃料费用。不过他强调,如果选择苏伊士运河航线,每次的通行费则在40万至50万美元之间。Lars Jensen进一步分析称,随着时间的推移,选择较长航程的做法可能不会持续太久。“因为这需要低油价、过剩运力、较高的运河通行费及较低的通行折扣,以及接受较长的航行时间等因素的共同作用。”他认为,当前,船公司只是在运河通行费、燃油费用和航行时间之间做出的暂时权衡。据了解,为了防止船舶改道,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已推出了一些优惠措施,包括给予一定的通行折扣。

 

如果此次苏伊士运河中断时间过长,更多的货轮将考虑绕道好望角。

 

二、国际贸易需要加强风控

“一帆风顺”是美好的愿望,但远航之路并非坦途。一艘艘巨轮承载着货物、也承载着发货人、收货人的重托。

 

船只倾覆、货柜落海、货轮失火、冷柜失冷等意外事件不时见诸报端。亚丁湾海盗并未走远。新冠疫情也给货物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。

 

近年来,“中国制造”遍及全球、“中国市场”吸引全球,进出口货物逐年递增。专家提醒:货主们要更加注重货物的安全、防范各种意外事件。购买相关保险,是抵御此类风险的最佳选择。没有足够保险的国际贸易货物,从某种程度上讲,就是在“裸奔”。

 

比如,进口冷链食品,虽然携带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很低;但一旦被检出核酸阳性,那么一柜货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将化为乌有。

 

从CFR到CIF,虽然只有一字之差、很少的费用,但保的是平安、放心。

 

 

【相关新闻】
 

周二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,这艘台湾所属“Ever Given”号是一艘400米长(四个足球场的长度),59米宽的货轮,目前船只侧向倾斜,挡住了其他船只的行进路线,这些船只现在被双向困在一条直线上。

 

船舶运营商EvergreenMarine Corp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:“怀疑是阵风袭击造成船只意外搁浅

 

“该公司已敦促船东报告事故原因,并一直在与包括运河管理当局在内的有关各方进行讨论,以尽快为该船提供帮助。”

 

彭博社报道说,这次意外事件已经造成了一百多艘试图通过运河的船只的集结

美国海事历史学家SalMercogliano博士表示:“这是有史以来在苏伊士运河上搁浅的最大船只。这艘船被困在路堤中,将失去动力和操纵能力。如果这艘船无法被尽快地解放出来,他们将不得不开始卸货。”

 

据悉,该船可以承载20000个20英尺高的集装箱。

 

专家警告说,移动船只的行动可能需要几天时间,这可能包括清除船只搁浅区域周围的大量沙子。

拖船和挖掘机正在努力释放这艘货轮

 

 

船舶信息

船舶跟踪系统信息显示:该船预计于3月31日抵达荷兰鹿特丹港(NLRTM)。目前航速0节。

 

此前一月航迹为:

 

2月23日从中国高雄港出发,先后靠泊中国青岛、沈家门、马迹山、六横等港口,3月6日到达中国台北。

 

3月7日出发港 中国台北,3月8日到达港中国盐田。

 

3月9日出发港 中国盐田,3月12日到达港 Tanjung。

 

3月13日:出发港 Tanjung(马来西亚丹戎),3月23日:到达港 AlAdabiyah(阿达比亚港,位于苏伊士湾西北岸,靠近苏伊士运河南端入口)。

 

【延伸阅读】

 

苏伊士运河穿过埃及的苏伊士地峡。它长约193公里(120英里),由三个天然湖泊组成。

 

每年约25000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,占世界海运贸易的14%。2020年,苏伊士运河收入共计56.1亿美元,是运河历史年度收入中的第三高。在全球对石油产品需求减少的情况下,2020年仍有5006艘油轮穿越了苏伊士运河。

 

目前全球集装箱航运业正处于严重瓶颈期,苏伊士运河航道作为全球最为繁忙的航道之一,此次事故将带来苏伊士运河航道一定时间的堵塞,行驶于亚欧航线的船舶极大概率面临船期延误的情况,繁忙的亚欧贸易通道可谓“雪上加霜”

 

2015年,埃及政府对运河进行了大规模扩建,加深了主航道,并为船只提供了一条与之平行的35公里(22英里)的航道。

 

2017年,一艘日本集装箱船在发生机械故障后搁浅,堵住了运河。埃及当局部署了拖船,并在数小时内成功让船重新起航。

 

 

 

信息来源:环球网、中国航务周刊、法新社、彭博社

周二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,这艘台湾所属“Ever Given”号是一艘400米长(四个足球场的长度),59米宽的货轮,目前船只侧向倾斜,挡住了其他船只的行进路线,这些船只现在被双向困在一条直线上。

 

船舶运营商EvergreenMarine Corp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:“怀疑是阵风袭击造成船只意外搁浅

 

“该公司已敦促船东报告事故原因,并一直在与包括运河管理当局在内的有关各方进行讨论,以尽快为该船提供帮助。”

 

彭博社报道说,这次意外事件已经造成了一百多艘试图通过运河的船只的集结